安之若素cloud

放弃与选择2

河洛:

致以最深切的歉意——因为自己丢失了U盘,竟需重写一次剧评。只是此时心境不同,又不想刻意模仿当时的笔触。

 

这不是放弃,而是选择。

林殊削皮搓骨,是赤焰翻案的念头支持者他苟且偷生。忍下所有绝望和悲凉。忍下所有对梅长苏——一个地狱归来的魑魅魍魉——的所有不满和不适。忍下所有对那个最明亮的少年的憧憬。

梅长苏本可以落得一生洒脱,在死而复生之后;在成为盟主之后;甚至在成功翻案之后,都有着大把时间供他享乐。但最后却是必死的结局——五国来犯。试想如果没有这次危机,梅长苏真的就可以周游四方了吗?就真的可以无忧无虑了吗?绝对不是,他还要看着景琰治国,还要看着景琰称帝,还要还大梁一个太平盛世——因为他是林殊,梅皮林骨,将门之后,这是他的坚持,亦是他的傲骨。

最后,兄长本能与他的霓凰苍山洱海,逍遥自在;何至于落到只能缘许三生,来世必践?也许他只能在谋大事的间歇看见上元花灯时能够稍微放纵自己的眼神,只能在和飞流的时候打开自己儿时的话匣子。所有霓凰对她的林殊哥哥说的话,何尝不是林殊要对他的霓凰妹妹说的话?——你在四处征战,伤痕累累的时候,我在哪里?我只是上元佳节想起了吾妹而已。难道我真正挂念的是谁,你不知道吗?但是他没有,一个字都没有。

 

小殊,原谅我,我没能早点认出你,让你少为我操心忧愁。

小殊,见谅,你为景琰忧心忧虑,我却对你的病无能为力。

小殊,抱歉,我曾因赤焰一案对林家颇有偏见。

苏先生,对不起,我与您探讨中正官,伤了您的身体。

苏先生,勿怪,我与您夜谈刑法,误了您的休息。

苏先生,还请不要介意,我曾以为你是誉王谋士,对你有所偏疑。

 

霓凰,天下人负我,我竟独负你一人。

 

忍别离,不忍却要别离。

梅长苏在所有与国家大事有关的事情上,都选择了后者。

这是选择,又何尝不是放弃?

霓凰又何尝不是?

她从最开始的“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到“这样可以离兄长近一点”,再到“缘许三生”,她不断地退让,不断地选择,又不断地放弃。

她得知梅长苏要服下冰续草,她得知这将是最后一别,她得知她的林殊哥哥将与她真正的永别,没有期待,也没有希望。

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

但她呢?只能与飞流诉说着,说着苏兄身上最闪闪发光的一点——赤子之心,这是海晏留给他身上最后的林家印记,也是他成为那个最明亮的少年的缘由。

我似落梅,看似缤纷灿烂,实则无枝可依。

但是家国千秋——

我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

正是这种放弃和选择,让他们不同于任何一对琼瑶笔下的情侣恋人,也让整部剧不同于任何一部小言剧目。让一段没有猜疑,没有追寻,没有矛盾的爱恋变得无比壮丽和凄美。让郡主和苏先生,让霓凰和林殊哥哥的相遇相逢变得无比悠扬,却又只能感慨一句太过匆匆。

第一遍看,我为二人落泪;之后对林殊欣慰;最后留下的是我对二人无比崇高的敬意。

林殊心满意足地战死了了,他没有看到他是否会想当年的林帅、言候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辅佐的皇帝和兄弟是否还能在登上皇位后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苏先生功成名就自杀了,他也没有预料到受自己言传身教的孩子最终成为了恶人。只有林殊哥哥心怀愧疚离开了,只是他和霓凰走过了最美好,最短暂的三年。

唯有时光匆匆,匆匆催人忙,匆匆催人亡。

这是选择,又哪里不叫放弃。这是悲哀的尾声,又何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2016.3.22


评论
热度(16)
  1. 安之若素cloud芰和洛 转载了此文字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 安之若素c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