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cloud

放弃与选择

河洛:

这是我第一次出于自己内心意愿,去攒一篇剧评。

 

梅长苏说,这不是放弃,而是选择。

 

梅长苏背负着七万冤魂,长期的筹谋和痛苦让他自认为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他自己,他朋友和他的爱人都厌恶的一个人,但他只是用淡泊掩饰自己的痛苦,然后开始前进。他选择成为自己儿时最讨厌的样子,只为自己儿时的记忆正名。

他有自己的私心和爱意,以至于在金殿中,他情不自禁地抓住了霓凰的手腕,以至于在穆王府,他轻轻为她拂去落花,以至于在长亭边,他决定让林殊来劝他。但他最终为谋大事,选择将霓凰送出金陵。这是可以理解的——12年中,爱人只是将思念深埋心中,不愿提及;好友只是远离朝局,更不用说翻案;战友只是四处躲藏,默默守护。如果没有梅长苏,不会有这么一个团体谋大事,如果没有梅长苏,赤炎冤案必将是一个千古铁案。只会血淋淋地留在史书中,哪怕有再多疑点供读者猜疑。所以梅长苏在翻案途中,在短暂的幸福与永恒的清白中,犹豫而坚定地选择了后者。霓凰同样做出了选择——尊重他的选择。因为这是她能为他做的唯一一点事情。甚至为不让兄长分心,而又能满足自己的一点点期盼与惦念,她又毫无怨言地前往了卫陵。

 

他心中仍记着那个小女孩,所有小女孩对兄长说的话都可以表达梅长苏对霓凰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岁月,让南境最明亮的女孩变成了伤疤累累的郡主;这12年,你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梅长苏在承受削皮搓骨之痛时,霓凰也担着原不属于她的责任和苦痛。林殊何尝不充满爱意和歉意呢。但梅长苏没有说,一个字都没有。

千言万语只化作“我原本以为我可以一直保护你的”——但是我不能,以前不能,以后也不能,所以我只能将你从我身边推开,然后用我的方式避免你再一次受到我的伤害。麒麟之才,又怎会不懂这样无法推开霓凰,加之自己难以割舍的爱意——于是他面对霓凰时,总有着无数“情不自禁”,有着无数“谎言”——我想守护你,但我不行;我想推开你,但我不行——他又何尝不想与霓凰共处余年,寄情山水?又何尝不想过着平凡的生活,相依为命,相伴余生?

但是他不行。因为属于林殊的赤子之心。梅皮林骨,地域气息包裹的才智之下,是赤子本心。于是他做出了最后一个选择——与其说他选择了大义,不如说他选择了本心。霓凰理解了,理解了一名战士的内心,于是她放弃了,放弃了最后挣扎的机会。

第一次发现原来理解也可以如此痛苦而凄凉。

这是一段彼此相通,却两方痛苦的爱恋,这是一段能照亮所有人阴暗面的爱恋。梅长苏用属于林殊的方式选择了本心,小女孩用女中豪杰的思想为大爱作了注脚。而正是因为梅长苏的放弃和霓凰的包容,让它更显凄美。正是因为林殊的选择和女孩的勇敢,让它显得分外壮烈。

 

所有的放弃,都是出于自己内心;所有的选择,都能获得对方的理解。

所以这不是放弃,而是选择;所以这是放弃,更是选择。

对霓凰又何尝不是?

 

2016.3.1


评论
热度(22)
  1. 安之若素cloud芰和洛 转载了此文字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 安之若素c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