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cloud

无寻处,唯有少年心

阿芷:

十二年前的梅岭,那到底是一场怎样的噩梦?狼烟遍地,战火四起。鲜血浸透了白雪,七万赤焰军,几近全军覆没。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不断下落的林殊。
从此那个金陵中最耀眼的少年,永堕梅岭深渊,活下来的,是身居琅琊榜首,执掌江湖第一大帮的江左盟主,也是那个背负血恨冤仇,覆手为雨翻云的麒麟才子——梅长苏。
 噩梦惊醒,窗外远山成碧,云雾飘飘。他的内心却不能如此景一般纯澈,眼神里似乎透着坚定。整整谋划十二年,只为昭雪当年真相,还英魂一世清白,谋一个清明盛世的坚定。
 一集过半,方见笛音悠悠自天边而来。远现扁舟一叶,舟上人衣带当风,风姿飘举。景如画,人如仙。
几番交谈之间就化了一场兵戈杀伐,温和的言语中透着凌厉。抬眸那一刹的风华,似惊艳了山河万里。
当如那句诗所言“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城门口偶然相逢霓凰,长苏缓缓拉开帘子,也是记忆深处的曾经。
也许是曾经少女笑靥如花,也许是曾经少年薄甲银枪。青梅往事历历而来,恍若一场幻梦空花。。
殊凰的感情如一场烂漫的杏花春红,春去秋来,寂寥一片,过往种种堙没成灰。
梦醒、破碎,不过是十二年后,金陵城下,咫尺天涯。
 太皇太后的那一句“小殊啊,你怎么瘦了呢”让我瞬间在屏幕外泪流满面,长苏的眼神初有些惊愕,后来便是一种痛楚。
最疼爱的自己的皇祖母,此刻在这里第一个认出了他。即使他的容貌不再是当年的小殊,她也认出了他。
 小心翼翼收起来赐下的点心,我想他从前是不是会躲着太奶奶拉他的手,是不是会推开太奶奶喂他的点心?在出征之前他还想回来继续在皇祖母膝下,将其视为灵魂的一个归宿地,倾诉满怀心事。
那时,霓凰以为他很快就会回来等她长大娶她过门,从此江湖自在,逍遥一生;景琰以为他可以和自己一起同皇长兄去开创一个清明盛世,从此政治清明,山河安稳。
谁都不曾想过,此去,再无归期。
 蒙挚说“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他终于回来了。转眼一瞬,一瞬十几载岁月如寄。
 出城时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定千里江山锦绣,前方是一个即将到来的王朝盛世;归来时是机诡满腹的麒麟才子,谋万丈帝业宏图,前方是一条无数鲜血汇成的河流。
 冤案上的灰尘还等待他的拂去,等待终有一日,为错者彻查前因,为恶者付诸代价,还英魂一世清白。
 曾亲密无间的兄弟,见面却只剩下了生疏。景琰背负不下的阴谋,那便尽付予他来背负。
靖王府台阶上,留下两少年风华正茂的剪影。却不会想到,未来有一天,故交对面不相识。朱弓空悬于墙,欲碰却止。
 曾在此长大的府邸,再至却只剩下了平芜荒草,往昔随风断。一句“逆犯旧府”道尽多少心酸,无奈。这是他的家啊,可视为眷恋的家啊。
唯有物在,早已人非。温暖早已被鲜血洗去痕迹。
 长亭相认,霓凰哭着抱住他,配上红颜旧的音调,毫无预兆的又掉了眼泪。
不幸且幸,幸在于等来了归人,不幸在于他们注定不能相认,不能相守。
叹一句,天涯多少梦中客;悲一曲,红尘多少痴心人。
岁月催老的不仅仅是容颜,更多的是人心。
想来,唯有苍绿的时光淙淙流淌。
不去看,年年岁岁,离合悲欢。
无寻处,唯有少年心。

评论
热度(26)
  1. 安之若素cloud阿芷 转载了此文字
  2. sophia_yan1209阿芷 转载了此文字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 安之若素c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