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cloud

谁人雪夜听梅开

阿芷:

琴声淙淙,似水流淌;山河依旧,江湖未老。
金陵,大梁帝都。数朝龙气氤氲,数代兴盛繁华。汇成这座城池所独有的厚重巍峨。
当那个清朗面目、月白衣衫的男子走下车,凝望着城头时,不知心中何想?
此刻我想,他心中必有消不去的惆怅,散不去的悲凉,抹不住的沧桑。
又是一年冠盖满京华,又是一年
斯人独憔悴。
岁月里埋了往事历历,藏了真理昭昭;流年里堙了黑暗种种,没了才学艳艳。
十几年旧事如水,当年梅岭雪成冰。七万铮铮英魂,天理道义良心,
连同那般灿烂明亮的少年,
也被深雪覆盖
覆盖。
尔虞我诈浮华人心,他以白衣之身翻覆朝堂,为昭雪当年真相。
一路血泪,一路挣扎,一路艰辛。
他何尝不想放马南山看碧水青山?他何尝不愿渺渺烟雨寻人间清欢?
只是,这是一条注定的道路,留他一人独走。
对面故交不相识,昔年往事被冷酷无情的现实利剑,粉碎,吹散,成灰。
冤案上那一层厚厚的灰尘终有被拂去的一日,终还当年梅岭七万男儿,一世清白。
江山破碎,风雨飘摇。他重披战甲策马扬鞭,马蹄阵阵踏破山河。
乌骓骏马,银衣薄甲,耳畔响起笙歌如旧。
“想那日束发从军,想那日霜角辕门。想那日挟剑惊风。想那日横槊凌云……流光一瞬,离愁一身。望云山,当时壁垒,蔓草斜曛……”
恍惚间又见那年梅岭,又不似当年梅岭。
烽火狼烟滚滚,但见幽幽暗夜盛开点点寒梅,
遒劲舒展,明艳血红,铮铮傲骨。
不被茫茫尘世所埋没,在暗夜里寂寞孤芳。
无论天下世事如何,唯有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开在梅岭的梅花幽香里,在每个人的心中。
谁人雪夜听梅开,情义永筑梅岭间

评论
热度(15)
  1. 安之若素cloud阿芷 转载了此文字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 安之若素c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