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cloud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阿芷:

如果说第一遍看琅琊榜时被他们的情义所震撼而心中热血沸腾,那第二遍看琅琊榜时心中却多了几丝悲凉。
是的,悲凉。不知道为何的悲凉。
也许是最后祠堂中默然飘落的 红绸,也许是霓凰永失所爱的孤独,也许是景琰提笔写下长林二字后道不尽的心酸。
人生缥缈若尘,岁月转瞬即逝。曾经灿烂过的绝代儿女,曾经辉煌过的热血传奇,曾经掀起起无数惊涛骇浪的朝堂,终究有一天会归于沉寂。
那些在漩涡中盘旋的人,一个个无声湮灭于流年。然后又会有新的人在同一地方去翻覆云雨,去谱写风华。 而那段故事里所有的年少容颜、爱恨情仇、刹那惊鸿将渐渐隐没于淡墨疏烟中,不为人所记起。
没人知道言候当年与宸妃有怎样刻骨的别离,没人知道静妃当年对林燮有怎样隐忍的爱恋,没人知道梅长苏到底经历了多少心灵的挣扎,亦没人知道帝王之路上的景琰有多少的艰难。
个中辛酸,唯有己知。
与他们的相逢,如品了一杯茗茶。微微的涩,而后回甘。熙攘世事,浮沉人生就这样浓浓淡淡,辗转百味。最后洗尽尘埃,落尽沧桑,空留白水一杯。无味,亦有味的人生。 
也许在中华五千年悠悠历史中,不仅有才子醉酒掷笔而成的绝世诗篇,有红颜一笑倾国倾城的芳华绝代。更有如琅琊榜中穷尽一生只为昭雪真相的江湖白衣,有热血守卫国家寸寸疆土的少年将军,有始终相信天理真相的孤寂帝王。
他们或许籍籍无名,或只在茫茫史册中留下了寥寥数笔。但这种精神真真正正存在过,被烙印在漫漫星河中,历久弥新。
那一年的金陵,有低眉浅笑搅动风云的麒麟才子,有明如霓霞烈如凤凰的南境郡主,有刚直明朗赤子之心的铁血皇子;
那一年的金陵,有笑看红尘诸事散去的逍遥阁主,有心思如水柔中带刚的隐忍宫妃,有握住本心看物透彻的侯府公子;
那一年的金陵,有顷刻覆灭的护国柱石,有野心谋反的一代亲王,有猜忌多疑的年老帝皇;
那一年的金陵,惊天旧案昭雪天下,江山棋局暗藏玄机。
有一人心血耗尽,只为还逝者一个公道,还天下一个明君,许国家一个盛世。
独独忘了自己。忘了等了十三年却相思不成别离难忍的红颜,忘了伴了十三年却还要生生看他赴死的挚友。
何其……残忍。
赤焰林殊如一个传奇,江左梅郎如一个传说。
缥缈的传说。
最终,千帆过尽。空留下几座古迹,用始终不改的悲悯目光看着世人,岁岁年年,离合悲欢。千古繁华,就这样不留痕迹的远去了,远去了。
唯有清风明月常在,白云溪水仍流。
只叹,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长苏,愿你下一世平安喜乐,再不用纠结于棋局纷乱,归去于烂漫山河,自在一生。

评论
热度(50)
  1. 素衣白裳阿芷 转载了此文字
  2. sophia_yan1209阿芷 转载了此文字
    与他们的相逢,如品了一杯茗茶。微微的涩,而后回甘。熙攘世事,浮沉人生就这样浓浓淡淡,辗转百味。最后洗
  3. 安之若素cloud阿芷 转载了此文字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 安之若素cloud | Powered by LOFTER